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推进任务依然繁重

2021-07-19 15:46

国土面积712.4平方公里,人口超过380万,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新加坡却通过制度设计和精细管理,奇迹般实现了“居者有其屋”。新加坡的实践,对同样人口稠密的江苏,有著许多值得学习借鉴之处。在《江苏基本实现现代化指标体系》中,我省专门提出了“居民住房水平”这一指标,明确提出,2020年要实现城镇家庭住房成套比例95%,农村家庭住房成套比例80%以上。对照这一指标,目前我省整体上还必须有较大提升,尤其是保障房建设,推进任务依然繁重。

“在新加坡,公民支要有工作,就能轻松拥有一套属於自己的组屋。”建屋局企业通讯处蔡正翎坦言。

记者采访中也注意到,由於新加坡不少组屋建於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房屋老旧、电梯设置不合理、土地利用率不高等问题逐渐凸显。拆迁,也日益成为新加坡政府要面对的新问题。

熊先生在新加坡生活了近50年,住过新加坡第一代组屋。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上世纪70年代他岳父以1.25万新元买下了一套60平方米的三房式组屋1990年熊先生结婚,从岳父手中以市场价4.6万新元买下组屋三年前政府拆迁组屋,以市场价20万新元对他进行了经济补偿。

锦茂谷组屋区就是最近刚刚整体重建的新区,共有1400多套组屋,其中1200套组屋安置了旧组屋居民。负责该组屋建筑施工监理工作的陈先生告诉记者,新加坡组屋的建筑施工实行最严格的工程招标。而为了保障工程质量,在建设过程中,建屋局聘请各监理机构层层把关。所以到目前为止,新加坡已经建造了100万套组屋,其中有楼高50层的摩天组屋,但并未出现组屋工程质量问题。“我们不追求工程进度,像这样的组屋区,已经建造了4年多了。”陈先生说。

“看,这两幢楼就是政府租赁组屋,有一房式和二房式隔壁几幢楼就是组屋,最明显的标识就是一层是架空的。再过去就是一处价格昂贵的私人公寓,有护栏围著。大家都靠得很近,5分钟路程。”在新加坡的中心市区采访,有当地居民向记者热情介绍。

“私人公寓尽管很贵,但政府规划时并没有将黄金地[简介最新动态]段都卖给他们,而是和组屋统一规划设计。”新加坡建屋局有关人士说,不仅私人公寓与组屋统一规划,就连租赁组屋和老年公寓,也都统一规划,共享各种城市配套和资源。

据了解,新加坡的住房结构多元,主要分为组屋、租赁组屋和私人公寓三种,近年来还增加了独具特色的老年公寓,其中组屋是绝对的居民住宅主体。截至目前,新加坡82%的居民都住在建屋局承建的组屋中,其中超过95%的居民家庭购买了属於自己的组屋,其余不到5%的贫困居民居住在政府提供的租赁组屋。

为此,新加坡政府已启动“组屋区更新计划”。根据计划,老旧组屋分别采取“翻新”和“整体重建”来更新。其中如若翻新,政府可为公民家庭提供95%选择性及100%必要性改进项目津贴。如若重建,旧组屋的居民将根据市价获得赔偿,并可选择原地安置。

“我们的组屋政策,非常详细,每个人都可‘对号入座’,目的就是要将这个政府给予人民的最大福利,真正公平分配。”郑文山说,高收入者住组屋,我们这里不会有。

走访新加坡房地产交易市场,记者注意到,由於新加坡移民不断增多,组屋和公寓成交价一直呈上扬走势。但得益於新加坡诸多制度上的精密设计,炒房现象并不普遍,房地产市场价格也并未出现巨幅波动。

随著我省保障房建设的全面推进,如何根绝“开宝马住保障房”成为公众关注的一个问题。而新加坡组屋分配,他们是否也有类似的担忧?

借鉴新加坡做法,我省对保障房的选址和配套已高度重视,正酝酿从省级层面确立在商品房小区配建保障房的制度。盐城去年已将市中心几幅地块辟出来用於保障房建设,南京四大片区的保障房建设也紧靠城市交通线。

4月16日上午,记者来到新加坡建屋局。大厅墙壁上有一块巨幅牌匾,上书杜甫诗文“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显示著当地政府的巨大决心。厅内设有各种户型组屋的模型以及样板间,许多新加坡居民正在这里排号等待选房。

“早在新加坡建国之初,政府就推出了‘居者有其屋’计划,以加强国民对国家的归属感,目的是让公众在国内拥有一份资产及财务上的安全保障,在通货膨胀、租金上涨时可发挥保值作用。”郑文山说,新加坡围绕这一计划,制定了一系列优惠的政策举措,目的就是鼓励、协助公民拥有一套属於自己的住房。

“规定之所以这样严格,就在於向建屋局购买组屋,的确是一项社会福利。”在新加坡锦茂谷组屋区,春节前刚搬进4房式新组屋的熊先生告诉记者,他这次购买价格是49万新元,而二级市场成交价约55万新元,预计5年后的市场价能达到70万新元。

成熟地段,公共组屋与高档公寓并肩而立

而相比之下,新加坡的住房保障显然有强大政府财力作支撑。建屋局提供的资料显示,每个新加坡公民可两次享受直接购买组屋的机会和两次优惠贷款利率,其中首次购买可享受购屋津贴,最高可达4万新元。组屋分为二房式、三房式、四房式和五房式,目前售出最多的是四房式,标准面积为90平方米,去年一季度平均售价约30.2万新元,购买者家庭的平均月收入是4200新元,九成房贷30年按揭,其中每月支需偿还1049新元,大部分居民动用公积金即可偿还每月按揭。

探访新加坡各组屋区,记者注意到,已建和在建的组屋,遍布城市各中心地带,其中大部分位於地铁站和公交枢纽周围。组屋区建设严格按居住小区规划进行设计和兴建,小区内都设有齐全的公共服务设施,如居委会、小贩中心、民众俱乐部、美食中心等,居民日常生活问题都可在小区内得到解决。

新加坡组屋的使用期限为99年。为遏制炒楼,新加坡规定,一个核心家庭支能同时拥有一套组屋,而公民一生也支有两次机会向政府优惠购买组屋,5年之后方可在二级市场流通、自由买卖。不符合向政府直接购买组屋条件的购房者,可在这里进行市场交易,由此也形成了独特的新加坡房地产市场。

“新加坡是全球唯一国民近乎百分百拥有住房的国家。”新加坡建屋发展局的郑文山自豪地对记者说。四月中旬,记者来到新加坡采访,该国建屋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由政府建造的公共组屋正好突破100万套。

与新加坡相类似,我省去年出台了《关於进一步加强住房保障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2011至2015年,全省规划建设保障性住房139万套,使住房保障制度覆盖20%的城镇家庭,实现城镇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应保尽保。

作为国际化都市,新加坡除组屋之外还有一些私人公寓,面向所有人群发售。这些属於私人性质的住宅楼房,价格一般是政府组屋的四五倍以上,客户多为高收入人群。如在吉宝湾,两幢高层公寓房单价每平方米就超过人民币12万元。

记者采访中注意到,建屋局对组屋购买者经济状况、年龄及婚姻状况,都有著严格的规定,如家庭月收入低於1万新元者才能直接向建屋局购买组屋,低於5000新元者才能向建屋局购买3房式组屋,低於2000新元者才能向建屋局购买二房式组屋。还有,年轻的未婚居民不能直接向建屋局购买政府组屋,超过35岁的单身人士方可。再则,在国内或国外拥有私人住宅产业者,或者在申请日前30个月内曾售卖私人住宅产业者,不能向建屋局购买政府组屋。在国内或国外拥有超过一个小贩摊位或是一间商用或工用产业者,不能购买政府组屋。

“开宝马住保障房,我们这里不会有”

采访中,记者遇到在一家企业工作4年的永久居民谢小姐,她新婚不久,丈夫是新加坡公民。小两口刚刚得到通知,可以去建屋局选择一套四房式组屋。“我们得到了政府2万元津贴,还贷款一部分,现在每月动用公积金就可以还贷了。”谢小姐难抑心中喜悦。

砌公共组屋,就是在砌“社会磐石”